巴以圣殿山紧张局势的背后:管理权问题是关键

2017-08-16 11:43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巴以圣殿山紧张局势的背后:管理权问题是关键)

巴以圣殿山紧张局势的背后:管理权问题是关键

当地时间7月18日,耶路撒冷,以色列安全部队在阿克萨清真寺外驻守。  视觉中国 图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老城内的紧张局势仍在持续,为调停这场多年来最暴力的冲突,联合国安理会决定24日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此前一天,以色列官员一度表示,不排除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圣殿山(穆斯林称“尊贵禁地”)采取其他安保措施以取代金属探测门。但随后,以色列政府仍然决定继续保留这一装置。

7月14日,3名以色列警察在圣殿山外区域遭枪击身亡,以色列随后封锁了位于圣殿山上的阿克萨清真寺。尽管以色列于16日开放了该清真寺,但却在入口处安装了金属探测们和摄像头。

以色列认为是出于安全考虑才封锁阿克萨清真寺。但此举引发巴勒斯坦方面的不满,连日来,巴以双方的冲突已经造成7人死亡。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这次事件关键问题在于以色列在阿克萨清真寺增加金属探测门的举动“明显越权”,违背了国际社会将阿克萨清真寺交约旦托管的决定。朱威烈认为,在以色列持续推进犹太人定居点建设的背景下,此次事件又让中东和平进程横生变数。

以色列无意撤回探测门,但会减少使用

巴以双方在阿克萨清真寺外的金属探测门问题上相持不下,以色列官员一度透露有可能采取其他措施,不过以方最终仍决定保留,但会减少使用次数。

以色列国防部巴勒斯坦民事事务部门主管约阿夫·莫迪凯23日表示,以方“只想确保没人能再次携带武器进入(圣殿山)发动袭击。我们愿意考虑替代金属探测门的其他措施”。以色列国内安全部长吉拉德·埃丹也表示,可能最终会撤走金属探测门,转而采取其他安保措施,包括加强警力、采用有面部识别功能的摄像头等。但以方现阶段并未着手采取替代措施。

不过,据路透社报道,7月23日,以色列安全内阁举行会议,继续坚持保留在阿克萨清真寺外的金属探测门。在此之前,以色列总理办公室7月21日已经发表过一个声明,拒绝拆除金属探测门。以色列还对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礼拜的巴勒斯坦人年龄设限,只允许女性和50周岁以上男性进入阿克萨清真寺。

“它们(金属探测门)将会保留,杀人犯永远不会告诉我们怎么找到杀人犯,”以色列地方发展部部长Tzachi Hanegbi23日告诉军队广播电台,“如果他们(巴勒斯坦人)不想进入清真寺,那就别进来好了。”

而就在以色列发表声明拒绝撤出金属探测门的当天,7月21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宣布冻结与以色列政府之间的一切联系,直到后者取消在阿克萨清真寺内的这些安保措施。

“这个事情的本质就是到底管理权归以色列还是归阿拉伯国家约旦,分歧点就在这里。”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对澎湃新闻表示,以色列在阿克萨清真寺外安装金属探测门的行为“明显越权”。

“阿克萨清真寺现在是约旦托管,而不是以色列托管,这是国际社会定下来的,”朱威烈表示,“在阿克萨清真寺大门前增加以色列的设施,这件事情是穆斯林不能接受的。”

据新华社报道,巴勒斯坦方面强烈反对以方采取的新安保措施,认定这一举动意在强化以色列对“尊贵禁地”的实际控制。

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穆斯林“尊贵禁地”,以色列称之为圣殿山,是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共同的宗教圣地,长期以来一直是巴以冲突的焦点。据新华社报道,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控制了整个耶路撒冷老城,但根据以色列与约旦达成的协议,圣殿山的管辖权仍归约旦,治安权则由以色列控制。

在过去几天,以色列军警和抗议的巴勒斯坦人之间发生多次冲突,造成多人伤亡。20日晚,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军警在耶路撒冷老城狮门外发生冲突,造成至少42名巴勒斯坦人、5名以色列军警受伤。21日爆发的一场抗议中,有3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军警打死。同一天,一名19岁的巴勒斯坦少年翻越一个以色列修建的犹太人定居点围墙,持刀杀死了3名以色列公民。

当地时间23日,位于约旦首都安曼的以色列驻约旦大使馆遭遇持械袭击事件,袭击者被打死,另有两人受伤。约旦公共安全部在一份声明中称,初步调查显示,与袭击相关的两名约旦人本来是前往使馆从事家具维修工作的,目前尚未得知其发动袭击的动机。7月21日,约旦多个城市也爆发了大规模反以色列游行。

多国介入调停,中东和平进程再生变

巴以之间持续的紧张冲突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除联合国安理会24日将举行紧急会议商讨对策之外,多国已经开始介入这一严重的地区危机。

约旦外交部长萨法迪20日表示,约旦正尽力恢复圣殿山局势稳定,避免紧张局势升级。他说,约旦将努力确保位于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向所有巴勒斯坦人开放,以色列必须尊重东耶路撒冷的历史地位和现状。

21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宣布冻结与以色列政府的一切联系后表示,他已与沙特阿拉伯、埃及、约旦等国家的领导人及阿拉伯国家联盟等国际机构联系,寻求阿拉伯国家和国际社会对巴方的支持。

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3日报道,美国也已经于上周介入。CNN报道,目前白宫正与一些领导人接触,以平息目前巴以之间的紧张局势,白宫高级顾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目前正在主持这一工作,与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进行合作。

CNN援引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的消息报道,美国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已于7月23日晚间前往以色列,而此前库什纳已经与格林布拉特、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唐纳德·布拉姆(Donald Blome)举行了会谈。

CNN称,一名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确认,7月19日库什纳和另外3名外交官员已经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电话。这名官员还透露,次日,库什纳也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通了电话。报道称,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官员拒绝透露具体内容,但是三方均表示他们与白宫保持着频繁接触以平息目前的危机。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中东事务高级顾问,今年5月库什纳曾经陪同特朗普访问以色列。6月21日,库什纳也再度访问以色列,并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了会谈,媒体报道称库什纳此访试图推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尽早重启和谈。

不过朱威烈认为,美国解决巴以问题的意愿并不强烈,也没有提出可行的举措。特朗普不仅对于“两国方案”始终语焉不详,库什纳此前对巴勒斯谈的访问主题也还是对巴勒斯坦施压,而非推动和平进程。

2013年7月,在美国的推动下,中断了3年多的巴以和平谈判重启,但是由于双方在犹太人定居点建设、释放在押巴勒斯坦人等问题上分歧严重,和谈进行了不到一年就于2014年4月中断。

朱威烈指出,目前从地区热点来看,中东的核心问题是卡塔尔的断交危机,巴勒斯坦问题要改变目前的边缘化状态,无论国家还是国际社会都需要做更多工作。而对于特朗普而言,由于“通俄门”等问题,特朗普现在内外问题上焦头烂额,可以说是“内忧外患”,也无暇顾及巴以问题。

“内塔尼亚胡不停地在推动犹太人定居点的建设,现在又爆发阿克萨清真寺事件,中东和平进程又是横生变数。”朱威烈在谈到目前的紧张局势时表示担忧

http://www.cpic-ing.com.cn/ABaSG/index.html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