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迟开的芙蓉花”立志传承乡土文化元素

2017-10-26 18:39 来源:网络整理

  今天上午,横山桥镇常芙东路附近,79岁的黄尧法,偶遇81岁的颜学千。

  “尧法,还有谚语俗语吗?上次送来的那份被我女儿拿走了,我还想要一份。”

  “有,有,年轻人喜欢看是好事,我再给你一份。”

  告别颜学千,黄尧法匆匆赶到芙蓉老年学校。这里,一帮老朋友正在等待他编印的新一期《常用谚语俗语》。“这是最后一期啦,我连后记都写了,感谢大家的支持。”黄尧法一边分发给大家,一边叮嘱,“大家回去查查缺哪一期,告诉我,我再补。”

  2013年至今,黄尧法已经搜集了4000条谚语俗语,并将其分为社会公德、廉洁奉公、处事待人、人生奋斗、健康养生等29类进行归类编印。去年7月开始首发,每月一期,到今年9月,共编印了15期。

  “现在的年轻人,会说、能听懂谚语俗语的越来越少,其实谚语俗语中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与乡土文化有关。比如‘十月中,梳头吃饭当一工’就归类到气候气象中,表示已经入秋,白天变短黑夜变长。”黄尧法告诉记者,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女子,如果早上起得晚,加上考究的梳头、吃饭,要花“一工”的人工,意思是告诫大家“日短”了,做事要抓紧时间。

  “我担心这些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失传,就想把它们整理出来,传承给年轻一代。”只有小学文化的黄尧法,16岁参加工作,当过生产队队长和乡镇工业公司会计,一辈子基层摸爬滚打的经验,脑子里积累了不少谚语俗语。因为开始搜集,文化宫、小东门附近的旧书摊成了他经常出没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在旧书摊能淘到不少谚语俗语大全、江浙沪方言等书籍。

  通常情况下,看到有用的书籍,黄尧法会给摊主递上一根烟,征得同意后,就在露天的石板凳上一坐半天,摘抄记录。“一开始别人觉得我‘只看不买’有意见,后来香烟里递出了交情,也就随我蹭书看了。” 他笑说。

  听说老人在做如此有意义的事情,儿子搬来了电脑,在老屋里安装了网络,教父亲上网查资料;儿媳妇买来新电动车,方便公公日常出行;孙子送来了智能手机,让爷爷随时随地都能“百度一下”。现在,黄尧法成了同龄人中的“时髦人”,智能手机用得风生水起,还学会了微信抢红包。

  在芙蓉老年学校,老朋友们都是黄尧法的“草根顾问”,一起回忆祖祖辈辈口耳相传的谚语俗语。“虽然他不是专家教授,但在保护和挖掘地方语言文化方面,我们都很支持。”73岁的孔才兴竖起大拇指说,“尧法是一朵迟开的芙蓉花”。82岁的李伯勤称他是“最可爱的人”,91岁的周中英会帮忙校正。

  整理出来的手写稿,由文印店的工作人员输入电脑,打印出来后先校对再复印。每月10日,是《常用谚语俗语》的发行日。接下来大概有10天时间,一个戴着鸭舌帽、骑着电瓶车、车篓里放着文件袋的“文化派送员”穿梭在乡间小道。时间长了,黄尧法心里有了一份派送路线图,“谁家哪个时间段有人在,都清楚着呢!”

  从最初的每期300余份增加到每期600余份,15个月时间,黄尧法编印的《常用谚语俗语》累计发放了1万余册,每个月光打印费就要五六百元。“有人说我‘赔饭贴功夫’,要付些打印钱或者赞助一部分,我不要,退休工资够用了。”

  采访手记:

  黄尧法并不是语言文化方面的专家,他搜集整理的4000条谚语俗语,没有经过专业严谨的考证,其准确性还有待商榷。然而,老人想要传承乡土文化元素的心意与执着,难能可贵,且有了一批忠实粉丝,其中不乏年轻人,值得点赞!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