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就能讨薪 这个林丹值得羡慕

2017-05-18 13:49 来源:网络整理

法制晚报——今日快评

新闻提示

5月16日晚,林丹在微博发表《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称其与队友共7人自2016年1月与广州粤羽俱乐部签约后参加2016至2017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联赛,但时至今日,一直没有收到俱乐部应付的薪金。因此通过微博向广州市粤羽俱乐部以及俱乐部董事长高军、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付迅发布讨薪声明,称如果俱乐部不能及时解决欠薪问题,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两枚奥运金牌得主、当今中国羽毛球“一哥”的林丹竟然也被欠薪,并且要通过公开讨薪的方式维权,这让“吃瓜群众”颇感诧异。但是实际上,林丹的事情并非个案,欠薪恐怕一直是体坛的一个“阴暗面”。

今天,就有媒体梳理了近年来体坛发生的欠薪事件。例如,此前就曾发生过江津、谢晖、孙吉、王栋等球员向俱乐部讨薪,围棋名手柯洁向大连上方围棋队讨薪,篮坛名将李昕向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讨薪,男篮主帅宫鲁鸣向篮管中心讨薪,排坛名将沈琼讨要联赛冠军奖金等诸多类似事件。

有评论认为,时不时发生的运动员讨薪事件,说明了一些体育项目职业化的不足。的确,我们的体育发展需要进一步的职业化、市场化改革,但是回到欠薪这件事,恐怕就不仅仅是“职业化”够不够深入的问题了,否则如何解释那么多早就职业化、市场化的领域也时不时发生欠薪事件呢?远的不说,昨天,泉州11家企业因欠薪等问题被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列入了失信“黑名单”,这些企业,有信息科技公司,有五金制品公司,有房地产公司,也有服装、鞋业公司以及海鲜酒楼等等。就在昨天,铜川市也曝光了12家恶意欠薪的企业,其中囊括了文化、建材、建工机械、置业等诸多行业。

所以,与其单单从“职业化”的角度去关注体坛的欠薪,不如将其作为整体问题的一个侧面与局部。只不过,体育明星有粉丝,有影响力和号召力,而其他诸多行业的普通人遭遇欠薪也很少引发公众和媒体的普遍关注。

正因如此,近年来一些遭遇欠薪的平凡劳动者,尤其是建筑工地的农民工时不时玩出“花式讨薪”,有人上演拜河神求显灵的戏码,有人闹市裸奔,也有人给老板送去鲜花……从这个角度来说,林丹虽然遭遇欠薪,但因为其身份特殊,所以他又是幸运的——他不必玩花样上演“讨薪秀”,只需发一个微博,就可以求得关注,吸引大家的眼球。

据报道,在林丹发出讨薪微博之后,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表示,粤羽俱乐部的运营已经交给付迅所在的公司,他会火速赶往粤羽俱乐部所在的河源市,与付迅、相关赞助商联系,尽快解决欠薪一事。简单的举措得到如此迅速的回应,恐怕林丹会让很多默默无名的讨薪者“羡慕嫉妒恨”。

关注林丹讨薪,不如从更多的制度设计上去保护包括运动员、农民工在内的每一个工薪阶层,让每一个靠薪水吃饭的劳动者及时得到自己应得的收入。一方面,曝光老赖企业,建立黑名单,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另一方面,《刑法修正案八》在侵犯财产类犯罪中增加了一个新罪名——恶意欠薪罪。我们期待着,更多的恶意欠薪者受到法律的惩处,让相关法律起到应有的震慑作用。

此外,在体育俱乐部、建筑工地等欠薪高发的行业,有必要尽快建立起相应的保证金制度。有了保证金,老板周转不灵或者跑路,劳动者的工资就可以先用保证金垫付。

本报评论员 庞岚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